引用御书是善意的提醒

最近一些相信是复兴会的前会友在FB里质疑日莲大圣人是末法本佛。复兴会的创辦人HCT也在FB发表高见,在此贴上他的原文供大家参考:

我们读了之后觉得他是在讽刺大圣人或者创价学会标新立异,把不是自己的变成自己的。以上的诠释和比喻对大圣人和创价学会的三代会长是极度不敬的。

唉! HCT, 就算你不喜欢大圣人或学会也不能把他说成这样。如果不是学会三代会长的努力,把广宣流布扩展到马来西亚,你岂能有福運修行大圣人的佛法和唱诵南无妙法莲华经? 现在才跟日莲宗走在一起没多久就想推翻日莲大圣人为本佛? 难道复兴会的创辦人是这样复兴日莲佛法的吗?

我们引用御书去提醒你们是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回头是岸,不希望你们因为谤法而跌入无间地狱,绝对不是要诅咒你们。您怎能说引用御书金言来善意提醒是诅咒你们和荒谬至极呢?

请问学会有跟其他五老僧的宗派交流吗?你难道分不出和其他宗教交流与五老僧的日莲宗派交流有何不同吗? 五老僧宗派歪曲了大圣人的教导,我们身为日莲大圣人的弟子肯定是要破折的。

大圣人在《覆曾谷书其一》里提醒: 将受得法华经大海智小根源之忘卻,移心于他人,其受回生死之必矣。 (御书1096页) 我们希望通过引用这些御书来唤醒那些跟随谤法者的无辜前会友们。

至于学会将你们这些在社交媒体里散播谎言中伤和破坏学会而且屡劝不听的干部停职,那是何罪之有? 还有学会将一、两间散播谣言,成为谤法的会场把御本尊收回来也是合情合理。现在不正是证明了你们这些人早已有反叛之心,勾结反学会组织来破坏和歪曲日圣大圣人的佛法吗?

大圣人方是末法本佛

我们在此引用一些御书和日宽上人的教导来解答日莲大圣人乃末法的本佛。

日莲大圣人是出现在释尊佛法失去其效力的末法,救济一切众生的教主。

由文理现的三证上,当可明白日莲大圣人确是本佛。

日莲大圣人是末法的主师亲之故。

《开目抄》云:“日莲、是日本国诸人之主师父母也”(第254页),又在《致一谷居士书》云:“日莲是日本国人之父母也、主君也、明师也。背此者殆矣!称念佛之人众堕无间地狱,事则必定”(第1397页)。

更在《报恩抄》云:“日莲慈悲旷大,南无妙法莲华经,万年之外,必流布至未来而无尽。有为日本国一切众生开盲目之功德,遮断无间地狱之道”(第348页),已明示其为末法的主师亲。

日莲大圣人是末法的法华经行者之故。

<法华经>已说述法华经行者的相貌,日莲大圣人也以身口意三业读遍宝塔品三个谏敕、提婆品二个谏晓及劝持品二十行偈所说的三类强敌等。

《撰时抄》云:“日莲为日本第一之法华经行者,敢云无可置疑”(第303页),《法华证明抄》亦云:“法华经行者日莲”(第1673页)。

法华经行者即是末法本佛之意,此已明白指出唯有日莲大圣人,才是为救济末法一切众生而出现的本佛。

《御义口传》云:“至于无作三身者,末法法华经之行者也。无作三身之宝号,云南无妙法莲华经,寿量品事之三大事者此也”(第786页),又云:“本尊者,法华经行者一身之当体也”(第794页)。

由此可知,日莲大圣人即是无作三身,南无妙法莲华经之佛,为本佛。

日莲大圣人是久远元初自受用身的再诞之故。

其它门派认为日莲大圣人是上行菩萨再诞,所以称本佛是释尊。

其实,日莲大圣人才是久远元初自受用身的再诞、是本佛。

若由外用浅近的一面来看,日莲大圣人是本化上行的再诞,但若由内证深秘的一面来看,则为久远元初自受用报身的再诞。

《百六个抄》云:“久远名字已来,本因本果之主、本地自受用报身之垂迹、上行菩萨之再诞、本门大师日莲”(第889页)。

日本第二十六世日宽在《文底秘沈抄》解释此文说:“若望外用之浅近,是上行再诞之日莲,若望内证之深秘,则是本地自受用之再诞日莲。故知本地是自受用身,垂迹是上行菩萨,显本是日莲也”(六卷抄第67页)。

日宽又在《当流行事抄》(同第236页)明白举出日莲大圣人为久远元初自受用身再诞的文理如下:

(1)种脱胜劣故、

(2)行位全同故、

(3)本因妙教主故、

(4)文证分明之故、

(5) 现证显然之故等的五项理由。

日莲大圣人是下种本因妙的教主之故。

释尊是熟脱教主,所以是本果妙的教主;日莲大圣人是下种教主,所以是本因妙的教主。

《百六个抄》云:“久远元始、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日莲是也。久远是本,今日是迹也。三世常住之日莲,名字利生也”(第898页),又云:“自受用身是本,上行日莲是迹。我等内证之寿量品者,脱益寿量文底本因妙之事也。其教主吾也”(第897页)。

称为大圣人之故。

其它门派将日莲大圣人称为日莲大菩萨,此是至大的谬误,所谓的大圣人是日莲大圣人的自称,也是佛的别号。

《撰时抄》云:“虽亦欲唱南无日莲圣人,殆亦仅及南无而止乎?可悯、可悯”(第306页)!

《圣人知三世事》又明示:“日莲是一阎浮提第一之圣人也”(第1010页),《开目抄》更云:“佛世尊是实语之人,故号圣人、大人…何况胜于此等诸人为第一之世尊,尊称大人者,焉有不说实语之理”(第209页)。

日宽亦在《文底秘沈抄》教示:“既是大人,是圣人,号大圣人,有何不当”(六卷抄第72页)。又云:“通于圣人之名,故以大尚之”(同前),复云:“应知、大圣人即佛之别号也,故经云:『慧日大圣尊』云云。尊即人,人即尊。唯我独尊,唯我一人是谓也…故知日莲大圣人,是莲祖所自称,亦是佛之别号,何必还称大菩萨耶”(同前)。

日莲大圣人是凡夫即极之故。

释尊是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色相庄严姿态,示现佛相,此是随顺世相,为应佛升进之自受用身的缘故。

而日莲大圣人是以凡夫僧的姿态,示现即佛身,此是日莲大圣人的佛法远胜过释尊佛法的缘故。

《诸法实相抄》云:“是以,所云释迦、多宝二佛,仍是用之佛也,妙法莲华经方为本佛。经云:『如来秘密神通之力』者是也。如来秘密是体之三身,为本佛;神通之力是用之三身,为迹佛。凡夫是体之三身,为本佛;佛是用之三身,为迹佛”(第1428页),

《御义口传》云:“末法之佛者,凡夫也、凡夫僧也。法是题目,僧是我等行者,可云佛,亦可云凡夫僧”(第800页)。

日莲大圣人佛法与释尊佛法二者之间有天壤之别故。

《谏晓八幡抄》云:“天竺国,一名月氏国,是佛当出世之国名。扶桑国,亦称日本国,岂得无圣人之出现乎?月自西向东,月氏佛法东流之相;日出自东,日本佛法还归月氏之瑞相也。月光不明,在世只八年耳!日之光明胜月,照破五五百岁长闇之瑞相也。佛不为治法华经之谤法者,在世所无之故。末法一乘强敌充满,不轻菩萨之利益,此也”(第614页)。

由此可知,日莲大圣人的佛法远胜过释尊佛法。

日宽在《当流行事抄》云:“此文正明种脱胜劣。文有二段,初明胜劣,次明种脱。初明胜劣,亦有三意,同以日月、即喻种脱,一寄国名,谓月氏是迹门之名,故脱迹之佛应出现。日本是本门之名,下种之本佛,岂能不出现,国名宁非有胜劣耶?二是寄顺逆,月自西向东,是左道之逆;日自东入西,是右绕之顺,顺逆岂非胜劣耶?三寄长短,月光不明,在世只八年耳!日光明亮,照末法万年之闇,长短岂非胜劣耶?次明种脱,不为治法华经之谤法者,即在世脱益之迹佛也。末法则与不轻之利益同,岂非下种本佛耶?”(六卷抄第237页)。

印度应诞的释尊若与本佛日莲大圣人相对,则有如受阳光照射的月,是迹佛。

如上所述,日莲大圣人方是末法本佛一事,其理至明。

(摘自《佛教哲学大辞典》)